不神圣的公共澡堂和无耻的餐厅 Unsacred Public Bath and Shameless Dining Room

August 9, 2018

当一滴饮料,一坨奶油,或者一片烤肉不小心掉在衣服上的时候,我们的反应会是:“啊!衣服脏了”,“哦唷这可很难洗啊”,随后心疼或嫌弃地开始擦拭食物的痕迹。而当一包薯片或者一根鸡腿子失手掉落在地板上的时候,我们会惋惜地说:“哎呀!东西脏了,不能再吃了”。

 

地板不及食物重要,食物不及衣服重要。地板沾上食物的部分被叫做灰尘,食物沾过衣服的部分被叫做污渍。

 

如此的观点虽然不会直接在日常间被说出,但我们时时刻刻的行为无不默认着这种想法。“脏了”是如何被规定的?人的裸眼并不自带细菌检测,对于“脏”却是如何判断的?一些真正脏的事物,普世间的我们欣然接受(例如大家一直钟爱的甲壳纲螯虾科淡水动物

);一些实则干净的东西,普世间的我们嗤之以鼻(例如新鲜尿液)。我们对于“脏”的定义,是内心主观认知的过程,而不是事物客观的状态。捡起地上的薯片,它或许带有许多的灰尘细菌,也或许跟袋子里剩余的那些根本没有什么差别,我们不得而知。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们作为个体对于事实的体验和感受,而也许不是事实本身。这些体验和感受,大多被普世的价值观所塑造过了。我们习以为常的行为,约定俗成的观念,甚至深信不疑的原则,能有多少是自己的?有多少是被他人所影响,被普世所强加的呢?我们把普世的规则活在自己的身体里,形成了大多数人都能理解的社会现象。

 

生活的环境塑造我们潜移默化行为。若是想象一下全然不同的精神文化所致的社会现象,就能意识到我们身处精神文化也是多么突兀跟特别。

 

 

 

有这样一个世界里,重要的见面,久违的相逢,大家通常的选择是一起洗澡而不是一起吃饭。一同在放松的空间里洗除身体的污垢是一种令人感到被尊重的盛大邀请。被邀请者能够真切地体会到邀请者的虔诚,毕竟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坦诚相见更加令人感动的了。朋友聚会,往往会提前预定好本月最火的特色中药泡澡堂。筹备婚礼,新人们通常不忘在招待请客的购买清单里加两百个泡泡浴球。见重要的客户前,一定要问清楚对方是不是不能接受香气过重的温泉,或者有没有洗冷水澡的偏好,这是令合作愉快的加分项。家庭成员、同班同学、公司同事周末相约一起洗澡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便是一个以洗除污垢为美德的世界。

 

 

 

 

另一个世界里,为了维系家族的感情,以及确保家族成员的忠心与人身安全,一整个家族的几十人通常会一起睡在同一个大卧室里。床的规格一般以平方米来测量,一个家族一起使用一个六十平方米的床是司空见惯的事。每个家族都会有自家规定的集体入睡时间,具体时间由所有家族成员商议投票决定,一旦确立,若无突发事件任何人不得违反。这是一种仪式。因此,若是朋友聚会对你来说太冗长无聊,一旦告知大家自己的家族晚休时间快到了,必须得回去,朋友们绝不会阻止,因为所有人都尊重别人家的晚休时间,即使那时间异常的早,比如下午四点。

 

 

 

还有一个世界,进食被认为是一种非常原始的,满足低级的个人欲望的行为,通常是在最私密的房间里进行,登不得大雅之堂。进食的房间一般都很小,甚至灯光昏暗,只容纳的下一个人而已。进食的过程也不得让自己过于沉迷,越潦草越好。使用质感高级的餐具并有意无意示之于人,或一次购买了过多的食物,会令人对你另眼相看,窃窃私语。在公共场合万万不可说“我饿了,去吃点东西吧”,更不能随便与别人分享哪家餐厅不错,或推荐别人看系列美食纪录片。提供餐饮服务或售卖食品的店铺也绝不会主动挂上餐厅或食品超市的牌子,一般是以一些含义晦涩的词语作为名,或乔装打扮成别类店铺。

 

 

 

 

 

而我们的世界,只有少数人有着定期的深度清洁身体的习惯,大多数人只是每天草草洗过。坦诚相待也竟变成一种羞耻的行为,最好是在自己的身上加上下流的罪名。家族成员一人或两人一单间睡在小而分散的床上,甚至不同的小区和城市里。没有固定休息时间的散漫的家,需要时时担心晚归又不接电话的人去了哪里。为低级原始的进食所建造的房间竟常常在整个屋子中最显眼的位置,甚至还有无耻的集体进食的聊天场所,毫无遮拦的看见别人咀嚼的动作,以及更大的几率通过飞沫和体液传播疾病。明目张胆的囤积食物时时会导致不必要的浪费与腐败发酵的气体。

 

如此的精神文化不尽完美,但它是塑造我们大部分生活习惯的母体。如此一来,个人生活的环境并不只是为了个人行为而造,也为了社会行为而造。从房屋的布局便能看出那种精神所秉持的观念:封闭而相对狭小的的卫生间代表了对于秽物的看法;渴望大面积光照却又渴望私密的卧室或许是自由感与羞耻心之间的矛盾;从融合在一起的厨房与客厅能看出食物对于“热闹”的意义……住在房子里的,远远不只是一个自己,还有在同种文化里每一个人共同的精神。

Please reload

往期文章 Previous Posts

揭下白线 Tearing off the border line

不神圣的公共澡堂和无耻的餐厅 Unsacred Public Bath and Shameless Dining Room

突然我意识到自己属于这间屋子 The Sudden Realization of Spatial Attachment

1/1
Please reload